郭林氣功配合中西醫 綜合治療中晚期肝癌

郭林氣功配合中西醫 綜合治療中晚期肝癌
河南 武成富 自述 (摘自 抗癌

我在1990年中秋节期间,半个月发生三次低烧,浑身泛力,经县级医院初诊为肝癌,组织上立
即派人派车送我去北京确诊。经协和CT检查,发现肝右叶下端有一5X 7的肿块,提示为肝癌中晚期。就这样,我住进了北京中日友好医院,接受了栓塞、手术及药物化疗。同时,学练郭林气功。出 院后,又及时服用中草药及抗癌的化学药物,从而使我的身体逐渐康复,体质不断增强。每次复查, 病情逐次好转。去年年底,经中日友好医院再次复查,各项指标均已正常。这就是说经过五年多西 医、中医、气功的综合治理,我不但没有被“癌王”吞噬,反而越活越精神。按照医学统计规定,五年算治愈的标准,我已战胜了人们谈之色变的肝癌,现将我的体会略谈如下:

一、放下包袱,树立“三心”,是战胜“癌王”的思想基础。
祖国医学认为:人体致病有两种主要原因:一外伤;二七情。由此可见,一个人心理因素对
疾病的发生,发展起着很大的影响作用。长期以来,人们谈癌色变,闻癌生恐。有很多人一旦被确诊为癌症,就会顿生恐惧,造成生理功能严重失调,抗病力急剧下降,这就加速了他们的死亡。根据我的体会,如果患者能豁达乐观,视病如无物,增强求生信心,下定求生决心,坚定求生恒心。那么,既使得了癌症也并非等于死亡。
在我刚刚被确诊为肝癌时,我也确实曾心存恐惧,睁开眼就流泪。闭上眼就仿佛看见花圈、棺材和灵棚,睡不好觉,吃不下饭,沉重的包袱一时压得喘不过气来。躺在病床上,自己翻来复去地想着想着……。忽然想起了毛主席的辩证法,人生有生就有死,这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
过去,自己也经常给别人作工作,为什么现在轮到自己头上就只想坏不想好呢?同时又联想到赴京
看我的市、县、乡领导、亲朋好友络绎不绝的动人场面,使我深深地感到党组织无微不致地关怀自己,工作过的地方欢迎自己,家中妻子老小 器重自己,同志、战友盼望自己,虽然早晚都要死,但包袱 不背,更不能等着死,要抢着活,要活得更好。只有这样,才能对得起组织,对得起同志,对得起家庭。 从而增强了我必须生存下去的信心与恒心,思想上打了一场争夺战。思想平静了,身上有劲了,每天除了积极配合医护人员治疗外,就是认真操练郭林气功。同时还博览了大量的有益书籍,陶冶了我的情操。不但如此,我还经常跟同志们谈起工作,跟病友交流战胜疾病的心得体会,跟家人回忆温馨事。出院后,思想更加轻松,本着力所能及的精神,主动干一些有益于人们的事情。总之由于我的观豁达,我的身体得到了很快的恢复。

二、中西医结合,过好“三关”是战胜“癌王”的关键措施。
现代医学对疾病的诊断、病灶的切除,对防治癌症转移和复发有着极大的作用。而传统医学的
培补后天之本,扶正祛邪,又有着别无可代的功效,二者相辅相成,浑为一体,对治疗癌症及其它疑难疾病作用非凡。据此我在住院期间,遵照主治大夫孔教授的意见,以最大的毅力,积极配合医护人员顺利地渡过了栓塞关、手术关和化疗关,打了一场围剿“癌王”的突击战,起到了起死回生的作用。出院后,按照肝病专家关幼波先生的处方服中草药,扶正祛邪,标本兼治,病情、体质日益好转。平时发现不适,主动去当地医院诊断,及时服用中西药,防止并发症。每年定期复查时,也就是西医检查、中医号脉,中西医结合,辩证施治,不乱投医,不滥用药。

三、认真操练郭林气功,是战胜“癌王”、巩固疗效的必由之路。
山东济南市计生委焦春同志,是我修练郭林气功的启蒙老师。在北京住院期间,我们两个病床
相临,相处之中无话不谈。开始,他向我介绍了很多抗癌明星。如高文彬、于大元等等,也讲了自己修练郭林气功、同疾病作斗争的光辉实践,并建议我也学练郭林气功,祛病健身,弘扬祖国文化。我就抱着强烈的生存欲望,拜他为师,在栓塞后,手术前就开始学练郭林气功,他教我学,他练我跟,每日早上四点到医院花园练功,数久寒天,风雪不停。越练精神越好,不仅能睡觉,而且吃着香,手术、 化疗的毒副作用基本没发现。
出院后,我受焦春同志的引荐,专程去郑州拜访了气功专家刘老师。接着趁去北京复查病
之机又到地坛公园拜访了桑张老师。这样有气功老师不断查功 指教。此外,家人还为我买了气功书籍,订阅了气功报刊,帮助我的功法尽量标准。从出院的那天起,列出练功表,象学生上课一样坚持每天练功不间断。开始每天七个小时,到现在根据要求逐步缩减到三个小时,并且风雨无阻,年节不断。为了使气功真正起到作用,我每天清晨四时就步行到离住地二公里的河边一个幽静的树林里练功。每逢刮风下雨我就到机关的走廊或车棚里练功,遇到雾天待雾散再补上。

总之,由于我五年多如一日,从不间断地修练郭林气功,通过调身、调息、调神、大量吸
氧而使 "经络疏导,气血通畅,正气充盈,邪不可干”。
虽然我患了肝癌,但我非但没死,却越活越精神,五年后又健康如初。这无疑是中、西医治疗效果,更是郭林气功的神威。

張貼者: Guolin Qigong
標籤: 中晚期肝癌 中西醫結合 郭林氣功

我怎樣戰胜肝癌?

我怎樣戰胜肝癌?

網誌分類:抗癌心聲 |
網誌日期:2008-09-05 14:00
摘自:《郭林新氣功》1999.7 版之附錄五,P367-9



附注:
特殊病例 僅供參考;
略去真名 文有刪節,
忠于原意 患者自述。



我怎樣戰胜肝癌?

--------空軍指揮學院退休干部 桂XX (1998.8.1)

我是1992年5月底體檢時,B超顯示在右肝葉有一5.6*3.2㎝實質性占位病變。6月3日住進空軍總醫院觀察檢查,診為原發性肝癌,我不愿意手術,請求醫院采取保守治療,讓我去八一湖學郭林新氣功…....大夫在出院通知書上簽署意見,說我拒絕治療,出院後,我即去了紫竹院林郭氣功輔導站學習。

我堅信郭林氣功能夠治癌。柯巖的文章 《癌癥不等于死亡》在精神上給我極大的鼓舞...... 我住院期自學郭林氣功的親身體驗,更增加了我戰胜肝癌的決心和信心。住院兩個月,腫瘤并沒有發展,還有縮小的趨勢,睡得好、吃得香,肝區不脹了,腿也有勁了,不軟了。我想,我只是邊學教材、看錄像,邊練郭林氣功,就能獲得如此成效,要是有老師的指點,功效會更加明顯。可沒想到,不到半年,肝瘤居然消失了。連大夫也說我創造了奇跡!

現在 (1998.8.1,寫此自述時,即空軍總醫院確診6年多以后),我的體質從整體上也得到了增強,沒有病痛困擾,精力充沛,這完全得益於於郭林新氣功。
網誌標籤:原發性 肝癌 郭林 新氣功 柯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