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練郭林氣功而成功抗癌健身的病例不计其数

習練郭林氣功而成功抗癌健身的病例不计其数

许多被判了死刑的晚期癌症患者活了下来,出现了一些痛症明星。像北京的高文彬,胸腔打开后,被确认癌细胞广泛转移,无法手术。在这种情况下,开始练新气功,走几步,停一停,吐口血,硬是用风呼吸走出了癌魔的阴影。晚期鼻咽痛的朱邦本,眼球都被顶出来,癌细胞扩散到脑,吃中药,练新气功,两个月症状消失,开始上班。还有李素芳、顾平旦、于大元、万倪雯、李道显、岳荣富、江德汉、张鹤水……
  
不仅癌症,还有心血管病、糖尿病等慢性病患者,像李平、刘桂兰、辛德禄、张明武、王淑香。
  
还有一些疑难病,如红斑狼疮的杨新菊、张树云,
血液病的徐焉,乙肝的单长礼、王健,
肝硬化的韩天仙、赵成……多种病的李力……
都成了新气功辅导员的骨干队伍。

Tag : 習練,郭林,氣功,成功,抗癌,健身,病例,不计其数

335例癌症患者修炼郭林新气功后的情况调查及其启示

335例癌症患者修炼郭林新气功后的情况调查及其启示

黄念秋

我是—名从事西医工作已45年的内科医生,在作此调查前我从未相信过或认真学、练过任何一种气功,但由于自己在临床实践中陆续发现一些曾被医生明确预测只能存活数月的晚期癌症患者,在坚持郭林新气功(以—F简称气功)锻炼后竟奇迹般地走上康复之路,有的并且具有很好的生活质量,甚至还有的恢复了工作能力,为社会作出重要贡献。这些事实触发了我对更多的正处在气功修炼中的“癌症”患者进行临床凋查的责任感,希望从中进一步了解与气功抗癌有关的一些问题;比如
这些“癌症”患者是否都有可靠的诊断依据?
气功对他们究竟有哪些影响?
除气功外他们还接受过什么治疗?
晚期病人的康复率究竟有多少?……等等。

为此作者从1993年6月至1993午11月以问卷方式对北京郭林新气功研究会所属的“抗癌乐园”及“辽宁癌症康复会”在沈阳的部分成员进行了调查。到1993年11月底止,共回收问卷335份,对其中部分病人还作了个别采访,调查结果择要介绍如下:
 
 一、一般情况
  335例中用133例(39.70%),女202例(60.30%)年龄最小的19岁,最大的89岁,以40~60岁占多数,共214例(63.88%),小于40岁的23例(6.87%),大于60岁的98例(29.25%)。
  二、诊断依据
  335例中有4例未直接回答诊断依据,其余331例均通过痰液、内窥镜、局部活检或手术获得细胞学诊断,占全部病例的98.71%。这4例未回答此项者均在正规医院就诊,并接受过正规的西医传统抗癌治疗,
  三、癌种分布
  335例中以乳腺癌最多,共100例;其次为肺癌61例;食道、胃、肠癌共90例;以上共251例(74.92%)。其余约1/4患者包括泌尿生殖系统、肝、脑、鼻咽、甲状腺等癌症。四、癌 龄
  调查时痛龄在2年以内者100例(29.86%),2~5年的105例(31.34%),癌龄大于5年的共130例,占总数38.80%。
  五、确诊当时的中晚期病人数及现癌龄
  确诊为癌症时,已有明确转移者即为中晚期的标志,共有104例,占凋查总数的.30.04%。这部分病人到调查时为止,癌龄已超过5年者40例(38.46%),其中超过10年者14例(13.46%),最长1例已达30年。另64例癌龄还在5年以内。
  六、治疗情况
  335例患者中有l例除气功外从未用过其他治疗;有6例曾用过中药治疗(未用西医);309例(92.24%)在确诊癌症后曾用过西医的传统抗癌疗法,包括手术、放、化疗的单一或组合治疗。但因治疗副反应而不能按计划完成传统治疗者占半数以上。部分病人在放、化疗过程中出现转移或复发。确诊后不适应手术或手术未成者共35例(10.15%),用生物或免疫、滋补药治疗的有54例(16.12%),255例(76.)2%)用过中药治疗。
  七、气功修炼
  全部所调查的335例患者都能认真、定时坚持每天进行气功修炼。大部分病人在各公园空气清新的环境中集体或分散进行,少数由于体力或居住条件限制,在参加集体学功后在家进行修炼。练功时间根据病情及体力不同有所差别,每天约2—4小时(个别练到6小时)。
  八、练功后的感觉
  练功后感到全身舒适,心情舒畅者占88.66%,有1.19%(4人)患者感到疲劳,10.15%的患者练功前后感觉差别不  
九、精神状态和康复信心
  全部病人在确诊患癌症之初均有恐惧、悲观情绪,但至本凋查进行期间,335例患者中精神状况良好,康复信心强的占91.04%(305人);情绪低落、悲观、康复信心不足者占8.06%(27人),这些多为新病人。
  十、家庭情况
  家庭生活愉快,家庭成员关心体贴病人的占67.67%;家庭生活不愉快的有3.33%,其余29,oo%的家庭生活气氛一般。80.12%的病人家庭经济均属中等水平,仪有13.35%的病人经济优裕,有6.52%的病人经济困难。
  十一、康复期疗效的自我评估
  自我评估分为三个等级:
  “病情改善”(自觉症状减轻、食欲、精神、体力、体重、睡眠、情绪均有进步,癌灶及转移灶减小或消失)占?1.26%。
  “病情稳定”(自觉症状稳定,癌灶及转移灶均保持稳定)占27.84%。
  “病情恶化”(自我感觉每况愈下,食欲、精神比原来差,体重下降、癌灶扩大或出现新的转移灶)占o,89%。
  十二、目前生活质量
  生活质量分为三级:
  “良好”:有积极的情绪及较好的精力,能从事部分工作作和家务或社会活动者占47.75%。
  “中等”:情绪正常、精力尚可的家务或社会活动者,能生活自理并负担轻度家务或社会活动者,占50.15%。
  “较差”:情绪较差、身体衰弱占,需别人协助料理生活者,占2.10%。
十三、工作能力
335例中恢复全日工作者占24.47%;担任部分工作的占20.2l%;全休者55.32%,这部分病人包括病情需要全休及正常离退休者。

十四、确诊时已达中晚期的104例患者目前的生活质量及工作情况
104例中目前生活质量良好的为52%,中等的43%,较差的5%。恢复工作能力的47.25%,其中全日工作的25.27%,部分工作的21.98%,全休的52.75%(包括离退休者)。
全部所调查的335例病人生活起居多有规律,绝大多数对饮食没有特殊要求,大多有各白调节生活的爱好,多数病人爱与病友及知心朋友谈心,乐于助人,关心集体(抗癌乐园)并愿为癌症及气功的研究尽自己的义务。

从这次调查的结果中我们获得了以下几点启示:

(一)所调查的335例正在气功修炼中的癌症患者,98.80%都曾有肯定明确的病理学诊断依据,有4例(1.20%)患者虽未直接回答“诊断依据”项,但他们都是在正规医院接受过系统的西医抗癌治疗后继以气功治疗的,故调查对象的痛症诊断是确切可靠的,这为我们讨论疗效提供了必须具备的前提。

(二)从104例中晚期病人的转归来看,他们大多超过厂早在痛症确诊时医生对他们预后的估汁,有不少病人曾被医生宣告过只能存活数月,有的甚至已报病危,但如今病程已达5年以上者竟占104例中的38.46%(40例)。104例患者的生活质量“良好”的在半数以上,恢复工作能力的占47.25%(43例),有的还在工作中作出重大贡献,这部分病人的康复效果超出了许多医生初诊病人时的估汁,其中的奥秘是什么?可能的因素有哪些?值得研究和探讨。.作为有多年临床经验的医务工作者,有必要对自己以往在有关癌症的治疗、预后和转归等问题的认识上进行反思和重新认识。

(三)本组病例所得的效果是中西结合综合治疗的效果,他们中有92.24%(309例)先期经过手术、放疗及化疗这3种传统经典的抗痛治疗,有76.12%(255例)的病人合并中药,用生物治疗或补药的为数不多(16.12%),这些治疗手段在病人的康复中均起到各自应有的作用:尤其手术疗法对于早期病人可起到关键性的作用;放、化疗的正确合理应用对于抑制癌细胞生长和防上转移也起到十分重要的作用;中医中药的扶正祛邪作用也已众所周知;生物治疗等的作用)正在考验之中。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本组病人除上述综合项目以外,100%的人都增加丁“气功”,从其中104例中晚期患者的康复情况看,不少病人的生存期比医生预测的大大延长,有的带癌生存,有的癌灶及转移灶缩小或消失,大部分病人生活质量及劳动力提高,这些都说明,增加“气功”的综合治疗比传统的综合治疗效果更好。因此,我们认为气功在癌症的综合治疗中有着不可低估的效用。

(四)坚强的精神状态和积极的康复信心是战胜癌症的有力武器。在我们调查的对象中,目前精神状态良好、康复信心强的占91.04%。需要强调的是,他们这种良好的精神状态并非得病开始就有,而是经过一番痛苦的思想斗争和在气功锻炼的过程中逐步建立发展并巩固起来的;练功不久后食欲、精神、睡眠、体力的明显改善使病人的信心增加、情绪较佳,病情从稳定逐渐转向好转,对癌症的恐惧心理电从而减轻,于是,精神状态和康复信心再进一步加强,如此精神状态和病情形成了良性循环,起到了相互促进的作用。加j:病友间的互相交流、疏导,使这些在抗癌群体中的个体感到自己在与癌症的斗争中并不孤独,从而巩固了与癌魔拼搏的勇气和信心。这是癌症治疗由生物医学模式向生物—社会一心理医学模式的大转变。当我们与这些病人个别接触当中,感到绝大多数病人关心集体,乐于助人,热爱生活,愿意参加自己力所能及的社会活动,并积极为防癌事业做无私的奉献;他们这种精神面貌与我们在以往的临床实践中习惯见到的单个抗癌的病人所表现的是迥然不同的,这里可以看到在抗痛治疗中从生物医学模式向生物一社会一心理医学模式转变的重要性及其发挥的巨大作用。

(五)机体内部存在着防病、抗病的巨大潜力,对于痛症,同样也存在着这种潜力,这个事实已被基础医学研究所证实。而作为临床医生在治疗癌症时如何更积极地调动和促进这种内在抗痛潜力的发挥还是个值得探讨的问题。近些年来,已有不少研究报道了人体在气功状态卜大脑和务器官的生理功能均趋于改善和协调的最佳状态。这种状态无疑对神经 内分泌—免疫网络带来良性影响,对疾病的康复起到促进作用,要弄清这些问题还需要做许多艰苦、深入的丁作。我们的另一研究中发现癌症病人的微循环改善与郭林新气功的功龄有很好的正相关,郭林新气功中的“吸吸呼”的风呼吸法及吐音对肺功能都起到改善的作用。配合气功的综合疗法之所以能够改变一些中晚期患者的预后,可能就是调动了体内的抗癌潜力所致。至于郭林新气功的治癌机理如何,还有待于进一步研究探讨,这是一项难度很大却又极有意义的研究课题,需要多学科协同作战,互相学习,团结奋斗,气功治癌的机理的揭示不仅将为征服癌症迈开新的一步,也将为人体科学的发展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


2011年郭林氣功班@香港安美癌科治療中心

2011年郭林氣功班@香港安美癌科治療中心
查詢報名電話:
AmMed Cancer Center:36077829;36077831
陳老師: 37991386; 60858939 Email: hillhk@gmail.com
web link:

https://mail.google.com/mail/?ui=2&ik=0d40403b7b&view=att&th=12d2b902a3753737&attid=0.1&disp=inline&realattid=f_gi840bvf0&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