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医学会肿瘤学会原会长北京肿瘤医院原院长徐光炜 談郭林气功疗效介紹兩個肺癌典型病例

中华医学会肿瘤学会原会长,北京肿瘤医院原院长徐光炜,曾介紹郭林氣功抗乳癌的兩个病例:

“江苏连云港商业学校校长张海清,患肺癌不能手术,到上海学练郭林新气功后,返回故里练功不辍,一天在练吐音功时,突然剧咳不已,并感觉喉头哽塞,以致呛出血来,他张大嘴用力再咳,竟吐出两粒花生米大小的块状物,经化验竟是凝聚成团的癌细胞,再行体检,原先的病灶竟不霬而飞。无独有偶,同样的现象在太原立信会计学校的一位教师身上再度出现,这位教师也是在公园练吐音功时,同样咳出了一团花生米状的癌细胞。”

徐光炜教授在该文中接着说:
“迄今为止,气功的玄奥尚得不到科学解释,我只得将眼前的现象作为”悬案“搁置起来,也许将来会有说清的一天。但就在去年(2011年)年底,这个答案终于出来了。那就是上海华山医院港口分院院长李培耘医生,他获悉了这个悬案后,经几个月的精深分析与推敲,终于得出这样一个结论。他说:癌细胞经口腔吐出来是完全有可能的,但这种可能一定要具备三个条件:1、该癌细胞必属鳞癌,因为鳞癌细胞容易脱落。2、癌病灶属于“中央型,凝聚在器官的内侧;3、一定要练郭林新气功的吐音功,通过长期的吐音练功产生的共振,对脏腑进行按摩作用,激发了精气,调和了气血,疏通了经络,才能促使脱落的癌细胞排出。我认为这样的分析,是科学的,也是符合逻辑的。”
=============
郭林气功的疗效
—徐光炜

轉載自 上海郭林气功

在人们在患癌症后,经中西医诊断已属晚期,治疗无望的情况下,就有一种想法:“去练郭林气功试试看”。因为大多数人不大相信气功结合中西医疗能有良好的效果。因此找上门来要求学郭林气功的患者,大多已是“重病号”。但二十多年来随着郭林气功的普及推广,学练郭林气功的人已超过200万,均取得了满意的疗效。

那么,郭林气功为什么能对癌症和难以治愈的慢性病有特殊的疗效呢?其实也没有什么秘密。能做到以下几点,疗效就出来了。郭林气功就是一句话“谁练谁得益”。

一、郭林气功最大的特点是在练功时的呼吸要“吸吸呼”。为什么要二次吸、一次呼呢?除了能扩大肺活量外。最主要的是增加氧的吸入,吸吸呼肯定要比一吸一呼,更能提高氧的吸入量,据测算可增高2-8倍。如果我们采取三吸一呼,则非但不能增加氧的吸入,反而导致呼吸延长,二氧化碳大量排出,必然会导致机体大脑缺氧,产生晕厥和呼吸性碱中毒。

“癌细胞”还有一个名称叫“厌氧细胞”,是讨厌氧气的。国外治疗癌症常将患者送入“高压氧舱”用以控制癌细胞的增生,专家一致认为正常细胞与肿瘤细胞的分裂繁殖与氧分压、醣含量温度有一定关系,提高氧分压时肿瘤细胞的分裂就减慢,故新鲜空气中大量氧的吸入对癌细胞的是不利。郭林气功的吸吸呼,患者无需进入高压氧舱,清晨在大自然的环境中,免费享受着大量的一级新鲜优等氧气,不会造成氧中毒,却能控制癌细胞的滋长。

华山医院港口分院院长李培耘,是一名内科肿瘤专家。1995年2月患左肺癌而行手术切除,术后五次化疗,体力十分虚弱。CT复查纵膈内仍见病灶肿大的淋巴结。肿瘤医生建议他继续放疗,后因体力极差而未进行。出院后用中药调理及学练郭林气功二、三个月后;自感体力恢复很快,胃纳改善,面色红润。六个月后CT复查,医生惊讶地发现原左纵膈病灶肿大的淋巴结消失了。李院长说他是一名西医,过去一直对中医中药的看法有保留,对气功更不用说了。现在切身体会到中医药和气功的疗效。他的话使新病员很受鼓舞。

二、郭林气功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双手“导行回丹”“高跷脚尖不走八字”。郭林气功的每一个动作都有它的内涵和根据。一个人身上的经络结构,主要有十二条正经,十五别络,还有奇经八脉就构成了人体全身的经络系统的主干。郭林气功的每节动作创设,都是从这个理论出发的。

中医有个说法,即“阴阳不调”会造成疾病的产生。我们中丹田属于阴经,二胯旁的环跳属阳经。郭林气功的导行回丹双手摆动,来回于丹田和环跳之间,每走一步导行回丹一次,也就是调正阴阳一次。在气感充盈状态下,练好一套郭林气功,调正阴阳达千百次,几个月、几年的坚持锻练,不断调正阴阳,我们的病情,自然而然便恢复正常。

走功之后产生的大量内气充丹田,丹田气充盈了,通过丹田气化输布全身,这叫原气归身。我们郭林气功练好后,甚至发生病灶部位会有感觉,请不要害怕,这是好现象,说明你已练出了大量的内气,在你全身经络脉道里流畅,但是走到你的病灶肿块,或手术被割裂过的经络刀疤的地方,就通不过去。因此会产生不舒服的感觉,内气消失后又恢复正常,所以我们年复一年地坚持锻炼,内气在你的病灶部位天天进攻疏通,有朝一日,病灶变小了,病灶消失了,刀疤的经络也就重新疏通了。

“高跷脚尖”就是脚跟先着地,这叫调动肾经,因为脚跟中央就是肾经,肾是先天之本,所以每走一步就轻轻刺激一下肾经,激发肾经的经气,达到强肾固本。“不走八字”,根据李时珍的《奇经八脉考》里讲的“阴跷动,诸脉通”的观点设置。阴跷阴维在内踝的脚跟下,阳跷,阳维在外踝下面。不走八字就能激发调动阴阳二跷二维的气血,达到调整人体内环境的阴阳平衡。

就凭以上几点,再配合郭林气功其他功法曾治愈许许多多肿瘤病人和各种慢性病员。

十七年前一天中午,我突然发生喷射性大出血,血从口喷出来,急送本市某大医院,继之二次喷射出血休克过去,那时我爱人正在外面工作,待找到她时已是傍晚时分,当时我眼睛睁不开,有话讲不出,但头脑还清醒,只听见医生在问“你是不是他家属,你要做好准备,这个病人今晚可能不行了。”随之开出病危通知。我在想上午还在上班,下午要走了,在死之前的一切问题,还没来及想过,这真太突然了。某大医院将我转送劳保医院——北站医院,一推了之。但是北站医院,还是负责抢救开刀,将我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可是手术后情况不容乐观。诊断是“胃癌”,癌细胞已侵入至膜层,淋巴已广泛转移,属晚期病人。医生与家属订立了攻守同盟,告之以胃溃疡,出院后的药物均是抗癌药,那攻守同盟也不攻而破了。怎么办呢?1982年正好郭林老师第一次在上海传授郭林气功,就“死马当活马医”从不信到全信,一练就是17年,而且跟我的学员逾三千。

郭林气功还有一个吐音功。运用发声器官。在气功状态下,按功法吐发特定的声音,在气功状态下的谐振,反馈到体内,产生相应的共振,达到对脏腑的按摩作用。这种共振可以刺激五脏六腑,激发脏腑的精气,疏通肮脏的经络,调和脏腑的血气,调节和改善脏腑的功能,达到治病的目的。这个功法对上焦病更显疗效。

连云港有位商业学校校长叫张海清,患肺癌不能手术,在上海学练郭林气功后,返回故里练功不缀。一天在练吐音功时突然剧咳不已,以致呛出血来,并感到喉头哽塞,张大嘴用力再咳,竟吐出两粒花生米大小的块状物,经化化验竟是凝聚成团的癌细胞。再行体检,原先的病性竟不翼而飞。他大喜过望,继而又困惑不解。吐音功难道有这等神力,能将癌细胞排出体外。

接张来信,我亦感困惑,从医学的角度,癌细胞不可能从食道或气管排出,但眼前的现象也无法解释。

然而,同样的现象在立信会计学校一位教师身上再度出现。这位教师在公园练吐音功时,同样咳出一团花生米状的癌细胞。

奇怪!当一种现象在特定前提的制约下,重复出现时是否就兆示着一种规律、一种必然?结果推导原因,是符全逻辑思维的规则的,然而吐音功能否同“花生米”构成因果链呢?

迄今为止,气功的玄奥尚得不到科学的解释,眼前的现象也不是那么容易弄清楚的,只得作为“悬案”搁置起来,也许将来会有说清的一天,但就在去年年底,这个答案终于出来了,就是那位华山医院港口分院院长李培耘医生,获悉了这个悬案后,经几个月的详细分析推敲,终于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他说,癌细胞的从口中呛出来是可能的。但一定要有三个条件:1、癌细胞一属于鳞癌,因为鳞癌最容易脱落。2、癌细胞要属于“中央型”,它凝聚在器官的内侧:3、一定要练郭林气功的吐音功,通过长期的吐音练功产生的共振,对脏腑进行按摩作用,激发了精气,调和了气血,疏通了经络,促使脱落细胞的排出。

我认为这样的分析,是有一定的科学依据,符合一定的逻辑。他说你如果发表论文的话,我可以为你签字。
-------------
“我们已经收集了一些经典的病例,事实说明,确实有不少中晚期癌症患者,在被医院判为“死刑”后通过练习郭林气功奇迹般的活了下来”郭林气功确实疗效显著。

---中华医学会肿瘤学会原会长,北京肿瘤医院原院长徐光炜教授
徐光炜,男,1934年10月生,上海人,北京肿瘤医院名誉院长。1952年在上海圣约翰大学医学院学习,1956年毕业于上海第二医学院医疗系。1958年9月至1961年2月参加卫生部举办的中医研究院第二届西医学习中医班。1984年10月至1985年10月在美国Sloan-Kettering癌症中心及国立癌症研究所做访问学者。现任北京市肿瘤防治研究所、北京大学临床肿瘤学院、北京肿瘤医院名誉所、院长。
目录
1人物生平
2成就及荣誉
1人物生平
编辑

1956年-1958年在北京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外科教研组,从事医疗及临床教学工作。1960年-1962年在北医一院外科,负责中西医结合研究工作,重点研究急腹症及软组织感染。1962年-1969年在北医一院外科,从事医疗、临床、教学及针麻研究工作。1969年-1976年任北医一院外科副主任、肿瘤科主任,从事肿瘤临床医疗及科研工作。1976年至今先后历任北京市肿瘤防治研究所副长、所长、研究员、教授。
2成就及荣誉
编辑

长期从事肿瘤外科的临床工作,致力于胃癌及乳癌的防治研究,为国家“七五”、“八五”、“九五”攻关课题的主要负责人之一,曾获国家、部市、局级科技奖15项。
在胃癌研究方面,早年在国内首先提出按浸润浓度及淋巴转移范围的胃癌分期法,曾被作为国内统一的分期标准(1979年北京市科技成果二等奖)。开展并推广“胃癌网膜囊外剥离”的根治手术法(1983年北京市科技成果二等奖),使我国根治性胃癌的五年生存率有较大幅度提高。率先建立了胃癌放射免疫导向手术(1993年北京市科技成果二等奖),阳性符合率达95%。近年开展了亚临床转移灶的导向治疗研究。作为胃癌高发现场中美合作研究课题的负责人,明确了我国胃癌的流行因素,发现了含巯基蔬菜有强保护作用,进一步阐明胃癌的癌前疾病及高危因素在胃癌发生中的关系。目前正在开展胃癌癌前病变的干预试验。由他负责的提高胃癌疗效及高发现场的研究被评为1999年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在乳癌研究方面,多年来对乳癌的早期发现、诊断及普查技术进行了系列研究。早年建立了以流行病学的乳癌个体危险因素在自然人群中识别乳癌易感人群的方法(1981年北京市科技成果奖);其后,研究了乳腺不同X线实质分型识别高危人群的方法(1989年北京市科技成果奖);研制了乳癌普查车,建立了乳癌高速高效的普查系列技术(1985年国家科技进步三等奖)。在上述工作的基础上,进行了乳癌二级预防最佳实施方案的研究,被评为部二级科技成果。近年从事乳癌亚临床转移灶的研究。
1990年被聘为博士研究生导师,已培养博士7人,现在读博士研究生7人(其中博士后研究生2名)。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