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林新气功疗效见证

郭林新气功疗效见证举例

新气功疗法的第一个成功的病例就是郭林老师本人。郭林老师患癌以后,凡是中、西医能用的手段她都用了,虽然近期效果都不错,但却始终阻挡不了癌症的复发和转移。但自从她实施新气功疗法以后,不仅控制了病情的发展直至治愈癌症,而且连多年的许多慢性疾病也不翼而飞了。这能说不是新气功疗效的有力见证吗!

第二个要介绍的病例是晚期肺癌患者高文彬高文彬同志是北京解放军总政的一名高级将领。1976年7月被北京解放军总医院确诊患晚期肺腺癌。同年8月31日行开胸手术时,发现纵隔淋巴和肺部的淋巴结已有癌细胞广泛转移。医生认为,即使把整个肺都切除,也难以彻底清除癌细胞,于是原封不动地缝合了创口,改行放化治疗。
放化治疗出院后,高文彬同志在家休养期间,他的一位叫罗明昭的好友向他介绍了郭林新气功,说是能治癌,效果很好。高文彬同志不但不信,还认为那是歪门邪道。他说:“一个唯物主义者,不能在生死关头做有损“形象”的事,到时候治不了病,还落个上当受骗。这样的蠢事我决不干。”但由于罗明昭对郭林及其新气功疗法治癌的情况有较深的了解,再三动员他去学功,又找来了许多介绍郭林新气功的材料和病例给他看。高文彬拿着这些材料去请教为他做手术的黄教授,黄教授看过后说:“看来这还真是条出路”。这句话的份量促使高文彬同志进行了激烈的思想斗争。他想:我虽然不怕死,但不等于不想活。不怕死,也不能等死呀!而要活,就必须寻求生路。于是,高文彬便决定去学郭林新气功。
1977年5月,罗明昭领着高文彬同志到北京龙潭湖公园去见郭林老师。起初,郭林老师以为穿着军装的人学功是没有诚意的,便对高文彬说:“像你们这样的人,是不肯下功夫的,说不定练几天就不练了。”高文彬见郭林老师不太想接受他,倒着急了,他立即说:“既然决定来了,我一定会坚持下去的”。于是,郭林老师便收下了高文彬这个弟子。
高文彬练功三个月后,精神、体力都好起来了,食欲、睡眠也有很大改善。拍胸片复查,病情稳定。高文彬同志更加刻苦练功,一年后就恢复工作上班了。
高文彬同志开胸探查后,确诊为晚期肺癌。专家曾判定其存活期不到一年。所以,当他存活一年时,医生高兴地说:“不简单。”第二年医生又说:“真不简单。”到了第三年,则说:“真是个奇迹。”第四年以后,专家教授们却一致认为:“这是出乎我们意料之外的。”高文彬同志病愈后,写了一本题为《癌症康复者谈抗癌》专著。当代著名科学家钱学森同志曾对《专著》给予了高度评价。高文彬同志在著作中说:“癌症病人都是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才找到郭林新气功的。结果,有不少病人大大超过预计的时间存活下来了;还有相当多的人出乎意料地活下来了,难道这一切事实不足以说明问题吗!”1984年,郭林老师去世后,高文彬同志接任郭林新气功研究会会长,为继续推广新气功疗法而努力。1998年,全国癌症康复会在北京成立,高文彬同志又被推举为全国癌症康复会第一任会长。
1999年10月,年近八十高龄的高文彬同志,因心肌梗塞医治无效,不幸去世。高文彬同志一生为党的国防事业奋斗,贡献卓越。晚年以坚韧的毅力与疾病作斗争。离休后全力投入新气功疗法的传播和推广工作,为我国群体抗癌工作的完善和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

第三个要介绍的病例是一位晚期乳腺癌患者。郭林老师曾有一位早期弟子叫黄松笑,现在是美国加州的移民医生。黄松笑女士移民美国前夕,郭林老师赠她一条座右铭:即:“致力新气功,造福为人民。”带着恩师的重托,黄松笑女士定居美国后,以极大的热情开展新气功疗法的传播和推广工作。下面就是黄松笑女士从美国发回的报导。
黄女士报导的是一位患乳腺癌的美国妇女。这位美国妇女得了一种叫炎病神经性乳腺癌。此种乳癌很罕见,是剧毒,乳癌的癌细胞居然可以把高大挺拔的乳房吃平,然后溃烂、感染直至死亡。这位美国妇女被确诊时,癌细胞已经把她的乳房吃平了。医生告知她的病情已失去治疗意义。后来,这位美国妇女找到黄松笑女士,接受郭林新气功的治疗。这个病例好就好在所有西医的手段,如手术、放疗、化疗等等,这位美国妇女一点也没有实施,连中药也没有吃。也就是纯郭林新气功治疗。但她居然被治愈了。成为新气功疗法在美国治疗癌症的第一个成功病例。

Tag : 晚期 炎病神经性乳腺癌 黄松笑 肺癌 高文彬 抗癌 郭林 氣功 健身 癌症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